没找到想要的答案?直接拨 400-606-2325 或点击这里立即咨询

泰仁律所石元杰律师现身CCTV《今日说法》
浏览:190发布时间2020/01/14来源:未知

  一场车祸,年轻男子不幸离世。

  生死相隔,只留下死亡赔偿金抚慰悲痛。

  一年过去,一纸法院传票打破了陈家的宁静。

  姗姗来迟的母亲,请求平均分割儿子的死亡赔偿金。

  养大儿子的父亲,坚决否认母亲分割死亡赔偿金的资格。

  曾经的夫妻,法庭上你来我往,唇枪舌剑。

  四川省遂宁市大英县巡回法庭在方平沟村公开审理,原告许静(化名),原告代理人泰仁律师事务所石元杰律师,被告陈德兄弟俩(化名),CCTV-1《今日说法》法制频道正在播出。

  陈华(化名)是货车司机,第一次开大货车上路就遇到刹车失灵,从高速公路上摔下了悬崖。陈华的母亲许静接到交警的电话后便打电话给儿子的父亲陈德,协商处理儿子的后事。陈华是在工作中死亡,属于工伤。于是,陈德找到了和儿子签订劳务合同的车主,车主在了解了情况后,和陈德达成了赔偿协议,约定赔偿45万。死者陈华离异,在婚姻中没有留下子女,在交警部门主持下,车主一次性拿出45万死亡赔偿金,全部交给了死者的父亲陈德。时间还没有来得及淡化陈家人的悲痛,一年后的2018年3月,法院传票打破了陈家的宁静。告陈德的是陈华的母亲许静,当时就是她第一时间告知儿子出事的噩耗,儿子出事一年后为什么起诉前夫呢?

  原告许静的代理人石元杰律师向法庭陈述了原告的诉讼请求: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向原告给付陈华死亡赔偿金共计21.2925万。石元杰律师诉称:死亡赔偿金是赔给死者生前需要抚养和赡养的亲属的,死者对原告有赡养义务,原告作为生母对这笔45万的赔偿金应主张分得一半,而被告一直未分割该笔死亡赔偿金,其行为严重侵害原告合法权益。被告方辩称,原告除了生下儿子,并将其抚养到一岁半,直到陈华死亡,这期间几乎没有和儿子有过联系,没有对死者尽到抚养义务,没有理由要求均分死亡赔偿金。为支持自己的主张,被告方申请了村民作证,用来证明原告对儿子没有尽到抚养义务。

  双方各执一词,法院在审理过程中查到:1985年初,两人结婚,年底儿子陈华出生,在儿子1岁半的时候,许静离家去外地打工。8年过去,直到1994年,许静回家和陈德签订了离婚协议,当年约定9岁的儿子归男方抚养,两人从此不相往来。在许静出去打工后,为了养活年幼的陈华,陈德也外出打工了,儿子陈华实际上是爷爷奶奶养大的。

  被告方提出,儿子是爷爷奶奶养大的,不论儿子参军,转业,还是结婚,都是陈家人出钱出力操办的。因此,被告方认为,陈华的死亡赔偿金应该留给陈家老人以报答养育之恩,而原告的所作所为是没有资格请求分割赔偿金的。原告辩称,即使外出打工,自己也时不时回来看望儿子,带他到处玩,给他买东西。虽然当时离婚时对儿子抚养费没有约定,实际上她自己也时不时给儿子打钱,即使在儿子成年后,自己对儿子的经济支持也没有断过。在儿子出事的前一天,她还给儿子打过钱。为了证明许静和儿子联系紧密,石元杰律师出示了证据,提交了和小孩间断性在一起的时候拍的生活照片,包括后来成年的生活照片,并将这些证据用来证明许静这些年和儿子的联系一直没有断,否则在儿子出车祸时警方也不可能第一时间联系上她,而不是父亲陈德。

  随后,被告方提出:这45万赔偿金拿到手不过一年时间也所剩无几了,没有多余的钱分给原告。被告方提到,当年儿子结婚的时候,在成都贷款买了房子和汽车,为此留下了20万债务。在陈华去世后,陈德便将赔偿款中20万用于还债,同时也请来了3名证人证明这笔欠款在陈德拿到死亡赔偿金后由陈德偿还了。

  石元杰律师在辩论中质疑了这些债务的真实性,他认为乡土人情,大家都在村上居住,平时身上不可能有那么多的现金,况且没有借条证明,这些借款难以排除合理怀疑。同时,石元杰律师提出,死者的死亡使原告十分痛苦,这笔钱是对近亲属经济收入的补偿和精神痛苦的抚慰,而不是死者自己创造出来的财富,不是他的遗产,不能用来偿还债务,死者生前债务与本案无关。此外,石元杰律师主张,原告和儿子是有来往的,有些来往外人未必能够知道,比如说孩子死亡前一天许静曾转给孩子钱。另外,儿子过世时交警第一时间拨通的是许静的电话,这说明许静与孩子之间有情感上和经济上的来往。因此,原告许静有资格分到这笔死亡赔偿金。

  调解没有达成协议,后来法院作出判决,支持了原告代理人石元杰律师的部分请求。法院判决被告在15日内返还原告12.5万。一审法院认为死亡赔偿金是对死者家属整体预期收入损失的一种损害赔偿,不是遗产,不能用来偿还债务,死者生前债务与本案无关。而这笔钱应该是赔给生者,在确定生者的范围,应该坚持近亲属的范围,比如父母爷爷奶奶,死者的父母爷爷奶奶也都是这笔赔偿金的权利人。因此,在除去丧葬费后,判决母亲分得这笔赔偿款的30%,也是12.5万。法院要对死者与近亲属的疏密远近和平常共同生活的一种生活状况进行综合考虑才能分割。

  判决已经告一段落,原告方诉求也得到部分支持。死亡赔偿金代替不了失去孩子的痛苦,但也是孩子留给亲属的最后慰藉。愿双方通过这场诉讼,和自己和解。